豆瓣9.0,85个热搜,这“破”节目活该火

来 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20-10-21 移动版

有个节目开播第一期就看好它。

豆瓣评分高开炸走,从8.7分一路涨到9.0分。

节目印证了总制作人严敏(《极挑》前4季导演)那句话——

“所有的流量、厂牌、背景都没有关系,我只选有好歌的人”。

节目刚播不太火,连嘉宾热狗都忍不住吐槽:是不是该买热搜了?

后面凭借口碑逆袭,,共登陆微博热搜85次,引发全网讨论。

现在终于火了,广大粉丝可以圆满了——

《说唱新世代》
2020.8.22(大陆播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国人印象中的说唱变成了——

房子、车子、票子、妹子、大金链子,羞耻的意淫。

rapper词中的自己全世界最牛b.

“我的Beat让你撤退,我的Flow让你崩溃”。

严导怼得好,“如果你的Flow真的能让人崩溃,你更不会来这里找寻认同”。

这个节目早就用好歌证明了——

万物皆可说唱,只要真情实感。


一开始观众可能对“万物皆可说唱”的招牌,态度模糊。

没关系,听就知道了。

比如,GM仙将“阴间说唱”带上了舞台。

“啊,回来——不管你是来自什么样的门派”


唱腔奇特诡异,唱出了武侠对决的氛围感,充满中国传奇色彩。

被热狗调侃可以当恐怖片僵尸片主题曲了。


很多观众说,这个舞台突破了他们对说唱的想象力。

什么都可以唱,风格多元,自成一派。

有的rapper,一开口就是老江湖了。

八角笼battle战中,斯威特赌上全部身家——7张哔特币,挑战对手。

理由听起来有点道理——要不第一,要不最后,中不溜没人拍你。


斯威特一首《老刘》,唱给自己的父亲,唱哭了观众。

如果这时光可以倒带
我想回到那年我们去过的郊外
赎回妈妈当过的首饰让她别哭
哪怕还是住在筒子楼里的旧屋
你们都别哭
你们都别哭


吃低保,住筒子楼,爸爸残疾,妈妈酗酒,被人瞧不起,自卑……

知道知识改变命运,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辞职,做说唱,意外受关注。

斯威特的歌里有他跌宕的人生,和丰厚的情感。

这大概就是老江湖说唱的魅力。

与斯威特battle的夏之禹,在舞台上diss那种,把所有情感都表达得极具压迫性的方式。

同为老江湖,夏之禹倾向举重若轻的表达。


夏之禹可以创造自己孤僻的说唱世界,人生本来就很无趣,We can be chilling(我们可以放松),歌词一绝。

人类是最愚蠢的生物 Boy
不尽量夸张痛苦 谁会为资本去干活
谁会朝九晚五被挤进罐头
谁会像个傻子一样歌颂掠夺

格格不入对你我从不是问题
我俩用一生的时间在享受孤僻
只要爽就好了 在这人间
只要手里的钱 还够花个十天


每个rapper都可以有自己独特的表达,只要创作出好歌。

嘉宾的点评,也会尊重选手的音乐理念。

舞台上还有一种帅哥说唱。

时刻散发帅哥的气场,性格魅力、舞台值满格。

一级退堂鼓大师姜云升,不担心唱歌,担心把他剪得很丑,怎么去创造101当导师。

嗯,表情认真、态度诚恳,没毛病。


Subs《我不想死在20岁》、AK《反路》、江奈生《扉页》可以再来亿遍。


除此之外,还有硬核说唱那奇沃夫、懒惰;旋律说唱阿达娃、石玺彤等等。

这个舞台兼容不同风格的说唱。


这个舞台还是有野心的,音乐应该关心世界、关心他人。

生番概括精准,做时代的发声者。


在没看这个节目之前,很多说唱纯路人不知道——

中国说唱还有如此宏大的视角,广博的人文关怀,rapper们有种强烈地参与时代的冲动。

汽油队演唱的《We We》,取样于Beyond,1991年专辑《犹豫》中的单曲《Amani》。


将海湾战争、98抗洪、日本金融危机、柏林墙拆除融进一首歌,充满大爱与对世界和平的理想。

叨叨Doggie《Real Life》,致敬无辜牺牲的少年和被顶替学位的女士。

C-Low《一块胶布》,在说唱低谷期发出real talk.

圣代《雨夜惊魂》,反对校园暴力。

还有难得可贵的女性视角,于贞《她和她和她》。


她也是谁的妈妈
女儿啊,妻子啊,朋友姐妹啊
她和她们的想法
梦想啊,自由啊,不可爱吗?


舞台可圈可点外,《说唱新世代》还被网友赞“最好的群像节目”。

节目一开始就被场面震住了,40位选手被大巴拉到一个废弃工厂。

不了解的还以为是什么“变形记”节目,让选手劳动改造。


节目组还创作了一种流通货币——哔特币,用于交换生活物资。

选手根据赢得的哔特币数量,被安排在一环二环三环四环居住,条件由豪华到简陋。

这个设计,隐喻阶层或食物链。

基本奠定了说唱小镇生存游戏的世界观。


像严导说的,“这帮Rapper,就是社会最牛逼的劳动人民,为了活下去什么招都有的。”

比如,斯威特经常从四环溜到一环,蹭吃蹭喝。

不按套路出牌的笑料,老“鸡条”了。

所以节目常常爆发出,一些比主线还精彩的桥段。

第二期选歌环节。

“散财童子”黄子韬与姜云升,在场外开了一个盘。

赌选手会选哪个年代的歌,结果黄子韬输得底裤不剩,综艺效果拉满。

万万没想到,副线比选歌的主线,还要好看。


节目也不去干涉这种“节外生枝”,干脆将计就计、见招拆招。

从黄子韬手里赢得大量哔特币的姜云升,私下召集选手,另开了一局比赛。

将币借出去,接济币少的选手。


综艺常常套路满满,反倒是这种出其不意的,效果惊人。

最新一期中,选手在写歌,导师玩起了桌游。

出牌模拟选手对战,太有梗了,弹幕笑到打鸣。

“使用姜云升给你算一卦”、“夏之禹使用退赛”;

“AK使用韩剧模式,可以眩晕现场一位女选手”。


一个rapper选择唱什么不唱什么,和他的性格、人生经历分不开。


舞台之外的诸多镜头,给了观众了解rapper的机会。


懒惰说他写不出那些“纸醉金迷”的歌,因为“我没有经历过那样好的生活”,即使写出来,也是假的。


他觉得自己是那种特别底层的,没有人知道的那种人。


最近的愿望是,挣一笔够买辆二手车的钱,然后带着老爸出去旅游。

20岁,有点敏感,有点细腻,写的是普通人的故事,质朴又真挚。

他唱的《Mom pray for me》里,几句词直接让人泪崩。

你转身问我,如果有天你离开了怎么办。

妈妈,我一定走遍全世界去找你。



这或许是中国最真实的个体。


说唱小镇的人和音乐,构成了现实的群像。


其实懒惰今年在隔壁说唱综艺出过镜,但没有得到链子,淘汰了。


在《新世代》里,当他有机会完整表演一首歌《k.M.N》,炸翻了全场。



节目给每个人都留下原创歌曲的机会。

第4-6期“the one”环节,就是给大家机会展示自己的原创作品。

每个选手也在自己的B站账号,解释他们创作的初衷。

可以看出,节目在认真地尊重创作者,尊重创作。

“保护创作,尊重多元”,也是严导强调的价值观。

从第8期开始,赛制试图激发选手创作出更好的歌曲。

甚至把rapper的创作过程剪了进去。

马思唯、knowknow激发孙瑄阳创作,也能看得津津有味。


更重要的是作品,不去制造无谓的冲突和刻意抓马的情节,这个节目不急功近利。

圣代看完第一期自己表现说:“就是我自己”。


淘汰的奥熙发视频感谢节目组,称自己那些不良画面,节目都没有剪进来。


所有来参加节目的rapper,都会被问到一个问题:

说唱的技术重要,还是表达的内容重要?

认为内容更重要的rapper,都在节目里了。

所以,节目有一个严肃的筛选——

要选世代表达者、说唱诗人,而不是说唱明星。

严敏在接受采访时表达,“我想让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

什么是说唱本该有的样子?

从残酷现实迸发出来的真实声音;

记录一个人、一群人、一代人活着的痕迹。

严敏觉得我们应该用嘻哈这种音乐形式,来表达中国现实社会自己的问题。

中国底层的努力奋斗,不屈不甘,以及存在的不公等等。



热狗在节目中也表达类似观点。

他觉得自己一直被大家喜欢,是因为在唱跟真实生活有关的东西。

跟时代共情,跟听众共情,让大家心有戚戚焉,这样的歌才具有长久的生命力。


所谓“说唱诗人”。

去掉那些空洞的、干瘪的外壳,留下与生命共振的内容。

向下,扎根于身边的人群,或普通的生活,

向上,成长于激烈的对抗,或温柔的凝视。

这才是在时间流逝中,让音乐得以永恒的方式。

这样的节目有样儿!真漂亮!


(b站独播)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maoming7.com/view-2178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