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22岁海归男杀死高知父母逃亡国外,我想给所有家长提个醒

来 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20-09-08 移动版



来源: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

两个星期前,柬埔寨警方在金边市区的一家公寓酒店内,逮捕了一名22岁的中国公民黄某阳。

原因是,涉嫌杀害亲生父母,且蓄意逃亡。

柬埔寨媒体称:

“从他身上搜出了3部手机,1台iPad,2个手提箱,17枚戒指,2张中国身份证,10张银行卡,2张电话卡。

被捕时,黄某阳依然很冷漠,丝毫没有一点后悔的样子。”

事情发生在8月4号。


据南宁市警方通报,黄某阳涉嫌在家中将自己的亲生父母残忍杀害。与尸体同处一室两昼夜后,携带家中值钱的财物逃亡至柬埔寨。

临走前,黄还特意将家中的空调打开设置成16℃,减缓尸体腐烂速度,为自己的逃亡创造有利条件。

事发6天之后,黄某阳的外公去到他家,才发现女儿女婿已经死亡多日,随即报警。


黄某阳父亲是广西有名的律师,母亲是广西民族大学的教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还是别人眼里的模范夫妻。


是什么原因,让这对高知父母惨死在亲生儿子的手里?

@澎湃新闻报道说,,据知情人爆料,疫情之前,黄某阳一直在英国留学。由于海外疫情持续严重,所以暂时回国。

目前国内疫情缓解,但国外疫情依然严重,他不愿意呆在父母身边被管教,所以想再次出国。

但是黄某阳父母考虑到安全原因,不同意儿子出国,于是矛盾就此产生并且激化。黄某阳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下杀害双亲,畏罪潜逃。


黄某阳曾经的中学老师李雪,看到自己昔日的学生是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登上报纸的时候,十分震惊惋惜:

“好像父母的死亡,跟他没有关系一样,那双眼睛还能直视别人,眼神也特别空洞。”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样的高知家庭,会发生如此的人间惨剧。可从黄某阳往日的言行之间,能看到些许蛛丝马迹。

黄的高中同学截取了他曾经的QQ说说,可以看到他眼里的父母亲情:

“时间从来没有改变我灵魂深处的叛逆,反倒让我更容易看穿父母内心的丑恶。”


在同学眼里,他性格孤僻、偏激、极端,容易被一点点小事激怒。


邻居也说,黄某阳平时看着比较内向、阴郁,总是戴着头巾。母子关系紧张,经常能听见两人的争吵。

在这个看似美满的家庭里,一些致命裂痕早就已经出现。
黄某阳,其实很像北大弑母学霸吴谢宇。


母亲死亡时间是2015年7月11日,警方发现尸体是2016年2月14日,中间隔了半年之久,全是吴谢宇的欺骗和谎言——
“我要去美国当交换生了,妈妈和我一起。”

在报送福州市人民检察院之后,吴谢宇承认自己亲手杀死了母亲。

案发当天,他趁妈妈换鞋时,用哑铃砸死了她。


这个曾被保送北大经济学院的学神,在“弑母”这件残忍的事上,也暴露了自己的心机:

先后34次网购活性炭,19次购入塑料膜、墙壁贴纸。为了分尸,仅刀具就购买了剔骨刀、菜刀、手术刀、雕刻刀、锯条等等。


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被房间内各种精密的布置震惊。

裹了十几层塑料布的女尸,每一层都放入了活性炭吸臭;数台电子视频监控和红外线报警器,默默窥视着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很多人试图从吴谢宇的家庭环境出发,去解答“天才为何会沦落成魔鬼”这个疑惑。

可吴谢宇的母亲是老师,父亲是某国企的安全环境部主任,属于公司中层干部。吴家在村里,生活水平算是中等偏上。

从澎拜新闻的报道中了解到,吴父在世时总是乐呵呵的,会鼓励吴谢宇,下班后带着他去打篮球,踢足球。母亲是个安静自律的人,自己舍不得吃穿,会把好的都留给孩子。

这样的家庭组成模式,似乎也和黄某阳一样。

你不能去指责原生家庭之殇,也无法将孩子的问题完全推卸给“不负责任的父母”。

可当两个充满希望的知识分子家庭,都走向了类似的悲剧,你很难不去思考:

为什么原生家庭幸福的小孩,会转变成弑亲的魔鬼?

又是为什么,我们捧出全部真心,却把孩子养成了最恨的人?
我记得白岩松在安徽大学演讲时,说过这么一番话:

“生活中只有5%比较精彩,也只有5%比较痛苦,另外的90%都是在平淡中度过。
人都是被这5%的精彩勾引着,忍受着5%的痛苦,生活在这90%的平淡之中。”

挺过痛苦的那些乐观主义者,是将5%的精彩融入平淡,虽然粗糙,却依然攒着劲、充满盼头地奔向95%的幸福。

黄某阳和吴谢宇完全相反。

他们将这5%的痛苦不断放大,任由自己的内心不断趋向百分之百的逼仄和扭曲,最终酿下悲剧。

你看他面上无恙,心里已经生了疮。

我们的孩子,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上海市心理协会秘书长陈默,用20年的时间,接触了8000多个家庭案例,得出一个结论:

现在的孩子,是时代和社会的矛盾综合体。孩子在改变,可父母和家庭却没跟得上。


他们一出生就背负着空前的学业压力,和与之俱来的沉重的情感负担,注定焦虑。

他们对话语权的要求很高,却很少能得到平等的对话。

他们能够借助网络不断拓宽自己的知识面,却家庭关系中束手束脚。

他们的现实感非常孱弱,在现代化的电脑世界里生活,缺乏和社会的连接。一个没有现实感的人,人格一定会出问题。

他们对个性化生活要求非常高,却被迫接受外界不断传递的“共性”,逆反和抗争的结果,就是如今15岁以后的孩子,精神疾病高发。

你对他好,这“好”未必是他想要的。

青岛那个打着按摩的幌子,选择用丝带勒死律师母亲的15岁女孩小瑶也是如此。


警方公布的信息里,她说自己原本打算周五下手,因为有其他事情,所以拖到了周六。

明明她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说服自己取消弑母计划,可以认真去想想这段关系的矛盾点在哪里,可她没有。

在她眼里,妈妈必须死。

而她妈妈又做错了什么呢?不过是偶尔没有耐心,控制不住脾气;嘴上对她要求严格,却又因为心疼女儿的努力,下血本买进口牛肉给她吃。

这是每一个母亲在教育孩子这件事情中,都会经历的事情。我不觉得她完全对,但肯定错不至死。

这个时代的孩子,吸收了太多的知识,积累了太多的情绪,可家庭不允许ta去发泄,没有人去帮ta疏通心理的垃圾。

于是对父母的仇恨日益增长,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疯狂。

莫言说过,分数、学历、甚至知识都不是教育的本质。

教育的本质是启发,是点燃,是感化,是激励,是热爱,是对孩子人格修养的塑造,和身心的关怀。

这是一句最普世的话,却又是现实家庭里的父母,都很难做到的话。

全社会乃至全世界,都在逼着孩子往着“高分”“高学历”上一路狂奔。

GRE考试位列全球前5%的吴谢宇、出国留学的黄某阳、在重点中学考年级前十的小瑶,这三个孩子都是“优秀”的代名词。

可即便是如此优秀的孩子,在与父母发生矛盾时,处理的方式却都是如此的残忍、极端、小儿科。

这些不会正确表达情绪的孩子,在应试教育当中是天才,在亲情关系上是傻子。


徐凯文教授在一次演讲中,说过这么一段话:
“在这个买椟还珠的时代,我觉得我们扔掉了很多东西。

当我们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挣钱上,没有给孩子最好的陪伴和爱,这时候孩子不出问题才怪。

我们要给他们世上最好的东西,不是分数,不是金钱,是爱,是智慧,是创造和幸福。”

社会检验一个人的最终标准,永远不是学校里的分数和排名,一个人格有缺陷的孩子,外表再完美,也挡不住ta心里真实扭曲的灵魂。

最极致的教育,就是惩罚和宽恕之间寻得平衡点,在和善而坚定的气氛中,把价值观、社会技能、生活技能教给孩子。

在对错之中不断翻译我爱你,磨合彼此,懂得四两拨千斤。

天下的父母,如果你爱孩子,一定要让他从力所能及的时候,就开始爱你和周围的人。

这绝非成人的自私,而是为孩子一世着想的远见。

-END-

大家好,我是王耳朵,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间略懂点人生歪理。关注【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一个路见不平,就忍不住一声吼的中年boy。


-End-

如果觉得好看,欢迎点一个‘在看’哦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maoming7.com/view-2078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