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台湾行第五天,大半风景在路上

来 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9-12-18 移动版

  随笔:台湾行第五天,大半风景在路上

  -----我和夫人台湾行

  扬州殷友成

  笔者注:这是迟发的台湾行游记,是根据当年在台湾旅游日记整理后发表的。

  一半的旅游行程,大半的风景在路上。

  我和夫人台湾行第五天,即2019年11月18日之行程。今日从最南部的高雄沿着海岸台湾海峡向最南端的巴士海峡太平洋沿岸进发,遥远的路途,崎岖的道路,旋转的弯道,导游说,请旅客有晕车的做好思想准备,我不担心自己晕车,害怕夫人才从可怕的晕车中缓过神来,又是更艰难的行程,思而生畏。

  今天从高雄出发,途经屏东,垦丁,到宝岛的东部台东。

  高雄六合日丽饭店被称之“极简唯美、闹中取静”的绿色旅店。我们车子即将启动时,穿着庄重的经理和两位漂亮的小姐列队欢送,并祝我们一路顺风,一个惊喜,一片温暖。我在大陆住过数以百计的宾馆没有一家如此温馨。这里距世界最美丽车站评选第二的美丽岛站步行仅几分钟,是一个融观光,艺术,人性,悠闲、自在的实用空间。由于来去旅游车没有享此眼福。又一次来到风光奇美,风流无限的爱河之滨,现在河水清澈,游艇穿梭,昔日比上海市内的苏州河还恶臭,比上海当年的十里洋场还疯狂,夜幕之下,一排排男女,一堆堆嫖妓,虽说是风花雪月,却是那些站街女不堪回首的往事。

  从地图上看台湾像是大陆东部海上一叶扁舟,今天一天行程,大半天在路上,准确地说是环海边行进,一边是浩瀚的大海,一边是青翠的大山。风光秀美,应接不暇。

  前几天在台湾西部,由北向南穿插在山海之间,有列车呼啸而过,有高速川流不息,却不见我们右边的大海和大陆。而今天,离开台湾工业发达,港口繁华的第二大城市高雄后,在平坦的陆野中穿行,远处葱翠的山头上可见金碧辉煌,气势恢宏的佛光寺,这是扬州人星云法师创办,为台湾最大的寺庙。台湾的巨富与政要都拜倒在他的脚下,求他保佑。

  约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南台湾避暑渡假胜地垦丁,导游介绍说,蒋氏父子来台时,抓了不少壮丁来这里开垦,故称垦丁。我们首先来到猫鼻头。猫鼻头为台湾海峡与巴士海峡的分界点,并与鹅銮鼻形成台湾岛最南的两端。猫鼻头,原是一座从海岸上断落的珊瑚礁岩,其外型俨若一头蹲扑之猫而得名。接着游览了地处台湾最南端的鹅銮鼻自然公园,该地形如突鼻,故称鹅銮鼻后。它们惟妙惟肖地静穆地耸立在海上,任凭海浪的拍打与冲击,而充满雄伟的风采,激荡的情殇,淋漓酣畅的形象魅力。从这里向南远看的一条直线,就是太平洋与东海的分界线。

  恒春,顾名思义,四季如春。在大陆放映的《海角七号》,就是描述一场在恒春夏都沙滩酒店沙滩上举办的大型演唱会发生的故事。生命,只有一回!梦想,不会只有一次!错过的爱情,只要肯回头,还是有找回心灵相印的一天……。

  我们在恒春午餐,几百桌的大餐厅济济一堂,美味佳肴誉不绝口,夫人特别感兴趣是那么洋葱冷盘,香脆可口,没有怪味,可能是台湾独有的洋葱。清一色大陆人给台湾撑起了一片蓝天。

  垦丁公园位于台湾岛最南端的恒春半岛,三面环海,东面是太平洋,西有台湾海峡,南临巴士海峡。我们沿海边向台东去时,海滨地带就是风光旖旎的垦丁公园。垦丁公园属于热带性气候区,终年气温和暖,热带植物衍生;四周海域清澈,故而珊瑚生长极为繁盛。

  在鹅銮鼻,我们还看到屹立着一座18米高的白色灯塔,导游介绍说,如果站在灯塔之上,就可以看到台湾岛南端起伏的低矮丘陵和平坦的台地,饱览天海一角与珊瑚礁林的秀丽景色。虽没有上去,这满眼的秋景,是那样的丰富、深沉、凝重,而又那样姿态万千。

  中国大陆之大,是台湾几百倍之多。到海南或云贵开会或旅游,那时的草地与树木翠绿欲滴。台湾虽小,南北也有差异。恒春的一棵棵绿树像绿色的云雾笼罩,绿茸茸的草地像是绿茵茵,细软的地毯。绿得纯青,绿得醉人,绿色是旺盛的生命,是圣洁的使者,是精神的向往,是一切美好的憧憬!我们沉浸在这满眼的绿中,“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便是一个浩荡的绿色天地。旅游车已经行驶,我仍被这绿色所陶醉。

  沿途看到有一状似帆船的珊瑚礁石矗立于海上,看起来有如即将启航的帆船。导游说,这叫船帆石,孤立的一块巨石,又像惟妙惟肖的美国佬,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妙。

  我喜爱看海峡两岸的台湾新闻,当介绍大陆游客在台湾东部畅游时,辽阔的海洋,陡峭的海岸,充满巨大的诱惑,如同美味佳肴那样充满诱惑。然而当我们的车子沿着海岸向宝岛东部进发时,导游严肃认真的神态,一板一眼的腔调,一字一句的吐词,又使我们好奇神往的心从峰顶一下子跌落到谷底。

  导游说,下面我们将经蜿蜒曲折的南回公路,前往素有温泉之称的台东。“‘南回’就是‘难回’嘛!”行驶南回公路总要特别小心,因为部分路段险峻,易生意外,甚至一去不回,所以业界曾经流传“南回公路难回家”之说。我想起以前的报导,曾有大陆游客在此葬身太平洋。

  车子才上路,道路就弯弯曲曲,沿着迤逦山路,轻飘飘的,忽左忽右,或东或西,甚至像顽皮的小孩,那么轻灵与俏皮。车环山脚而行,转弯抹角,几度,几十度,车子甚至180度飞速转弯,我紧紧地抓住夫人的手,生怕她经受不了而强烈反应,剧烈呕吐。我抓住她的手是关爱与安慰,也是随时掌握她的状态,她一上车,只要车子启动上路,她就闭起双眼,是闭目养神,实质是害怕窗外飞速的树木或山崖的移动而头晕目眩。只要她的手是温暖的,脸色是红润的,就是平安而平静的,我也就放心了。

  这里迷人的山海风光,令人目不暇接。那海之蓝,那洋之大,那天之澄,那山之峻,那路之险,那岸之奇,我虽曾沿渤海北戴河海岸,沿黄海青岛的海岸,沿东海普陀山海岸,沿南海三亚海岸走过,而台湾东部沿一条绵延美丽的海岸线行走之独特是无以伦比。

  车子行程中突然听到异样的声音,有人支撑不了而呕胃沥胆了,我多么惧怕夫人产生连锁反应。希望这段路尽快结束。峰回路转,果然车子停下来了,导游告诉我们,沿山势辟建,多处蜿蜒崎岖,路面窄小,成为司机心中最难行驶,最艰险的一段公路过去了。我长叹一声,谢天谢地,上帝保佑夫人一路平安。这真是破天荒。

  台湾之行,风光无限,随处都有风景,每个人都收藏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山川秀丽的自然风景,世俗人情的社会风景。有些风景在眼前飘过,有些风景则留存心底。

  傍晚到达台东的知本亚湾温泉饭店,从各地来的游客蜂拥而至,或许与这里是知名的温泉旅馆有关,我看了一下,来自全国10多个旅游团三分之一是江苏老乡。一楼的大堂厅有两台笔记本电脑,我轻易打开了网址导航,并惊喜在台湾登上人民网我的强国博客。

  晚上大部分去泡温泉了,远在台湾,我们俩十分谨慎,一是公众卫生,二是防滑安全。没有去泡温泉,,寝室里也是温泉水洗澡。我泡过几次温泉,这里的温泉硫化氢气味特别浓,文革时,我曾到与台湾海峡相隔的福州,在那里工作的大哥带我去泡温泉,这是第一次,水池大,可以在池内游泳,水清澈没有一点污浊,因为清洁的泉水连续不断地喷涌而入池,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洗澡后的污浊也不断地流出。始终保持着池水的干净。

  我们一直走在路上。生命的过往,有快乐,有忧伤,有甜美,有苦涩,不管哪种滋味,我们都在细细地咀嚼,慢慢地享受。美好的日子在路上,生活的希望在心中!放慢脚步,用微笑诠释生活,以豁达体味人性,我们就能感受生命中的一股力量、旅途中的一缕阳光。

  一路紧张的疲惫,一叠温泉的舒适,夜里做了一场好梦,睡得特别香甜。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maoming7.com/view-1971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