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古城,共读经典——记首届全人之美“整本书共读”课程专题研讨会

来 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9-06-19 移动版

西安新闻网讯 2019年6月5日至6日,“首届全人之美‘整本书共读’课程专题研讨会”在古城西安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450多名教师以及部分家长,相聚西安高新第六小学,共同参与了这场学术盛会。

阅读对于儿童发展的重要性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整本书共读”首先是一种阅读方式,字面上看,指的是不止一个人共同读完一整本书。至于什么人,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共读什么书,并没有规定性。“整本书共读”作为一个课程呢?作为课程,就必须不断明晰其价值与意义,琢磨其方法与策略。为了进行更深入的探讨,全人之美课程研究院发起了“首届全人之美‘整本书共读’课程专题研讨会”。研讨会主体包括专家讲座、教师沙龙、现场示范课三大部分。

问道古城,共读经典——记首届全人之美“整本书共读”课程专题研讨会

专家讲座

此次大会邀请做讲座的两位专家——干国祥和马玲老师,都已经在这个领域有十多年的探索与实践。早在2005年,他们就提出了“晨诵·午读·暮省”的儿童教育生活方式,致力于“毛虫与蝴蝶”儿童阶梯阅读项目,践行“用经典塑造童年”“共读共写共同生活”等理念。

这一次,干国祥老师重点阐述了整本书阅读意味着什么、读什么、怎样读。整本书阅读意味着什么?共读一本书,就是选择一种文明,选择一种人生。因为语言是存在的家园,是精神的奠基。因此我们要谨慎地选择读什么——每一本值得共读的书都应该是某种意义上的经典,而每一本经典,总是人类精神问题的某一种提出与解决方案。从童话到神话,从传奇到传记,每个年龄都有适合他们的经典。然而,为什么那么美妙的经典一旦变成教材就变得索然无味?很大原因,是因为变成了“语文课”,正如干国祥老师所说:为语文而读,是共读的灾难;为人生而读,是共读的快乐;为人类而读,是共读的福音。

马玲老师从十多年的实践经验出发,向大家详细呈现了整本书共读的操作方法。导入课,推进课,探讨课,环环相扣,层层深入。一开始,注意引发学生的兴趣,让学生欲罢不能——干国祥老师在后来的专家对谈中笑称这个环节是“引诱课”。学生上道之后的章节阅读,在不同年段有不同的操作,比如低段是大声朗读,中段复述,高段拟小标题。而最后的主题探讨,要注意主题单纯清晰,不是对故事的再度重复,而是总结和提升,与学生的生命体验相结合。马玲老师的分享,也非常注重与一线教师的实践体验结合,可操作性很强。

在对话环节,专家与会场听众互动,解答了老师们的许多困惑。其中,有一位老师提出,我们应该读国内童书,为什么要读国外的童书?他坦言,自己作为语文老师,从教以来只推荐过一本国外童书给学生。这位老师很认真,手里正拿着本次现场示范课所共读的三本童书,并已经提前阅读了。主持人——儿童文学作家王钢忍不住问“那么,你会推荐给学生吗?”他毫不犹豫地说不会。“如果你读过了《小王子》《彼得·潘》,却因为它是外国的而没有推荐给孩子,那就是犯罪!”干国祥老师这句话出来的时候,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甚至那位被批评的老师,也在笑着鼓掌。就这样,在对话中,大家对于整本书共读的理念与实践都越来越清晰。而旧观念得以澄清和修正的人,恐怕也是收获最大的吧!

问道古城,共读经典——记首届全人之美“整本书共读”课程专题研讨会

教师沙龙

6月5号晚上,在运城国际学校音乐老师高鹏宇的吉他弹唱中,名为“紫薇夜话”的教师沙龙开始了。

韩岚老师和吴海燕老师分享了自己的整本书共读之旅乃至全人之美课程1.0版本的数年实践。她们在十多年前,通过网络和论坛知道了干国祥、马玲和魏智渊等几位老师创建的的教育研究团队——当时是“新教育研究中心”,2015年独立并更名为“南明教育”。为了自我成长,,同时希望把美好事物带给自己的学生,她们努力地汲取,从论坛上的课程帖子学习,在网络上搜寻能找到的一切全人之美课程资料,与南明教育网络师范学院的同道们交流切磋,最终在自己的学校和教室,擦亮另一片天空,滋养一群又一群的生命。

听了她们的故事,王琼老师说,“我很幸运,因为我就‘生在罗马’!”因为她曾经在全人之美课程2.0版本的研发基地——罕台新教育实验小学,与马玲老师平行带班,穿越了整整五年;又在全人之美课程3.0版本的研发基地——南明教育旗下运城国际学校,经历了四至六年级的又一轮生命蜕变,成为了南明教育小学语文高段首席教师。她以《我们热爱阅读的三个理由》为题,分享了自己在运城国际飞鸟教室的阅读教学经历。其实,与其说是三个理由,不如说是三重境界:起初,为了语文读写能力的功利目标而读——只要不把阅读变得索然无味,而是巧妙地让孩子们获得可见的成长、形成良性教育学循环,对于一个新组建的班级,不失为良方。当孩子们爱上了阅读,老师也能够进一步引领,那么经典自然会带着师生往前走,走向热爱伟大事物本身,走向为人生而读,为人类而读。

问道古城,共读经典——记首届全人之美“整本书共读”课程专题研讨会

现场示范课

这次研讨会的三节现场示范课,呈现的都是整本书的主题探讨课——即师生已经一起把整本书的故事读完,再进行到这一环节。三位老师中,张嫚是西安高新六小,属于承办校“土著”;而丁红瑞老师和王琼老师则分别来自河南郑州龙美小学、山西运城国际学校。这也意味着,两位来自外地的老师,提前几天便来到高新六小,跟借班上课的孩子们一起穿越整本书。

丁红瑞老师在二年级执教《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一个好玩的挪威作家童话。她先用鱼骨图帮助孩子们回顾故事情节,让孩子们对比故事前后三个强盗及小镇发生的变化。那么,这三个强盗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呢?通过关键片段的演读,孩子们越来越清晰:他们发挥自己的特长、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丁丁老师没有过多的说教,因为低年级共读的奥秘就是把故事绘声绘色地演读出来就好了。至于故事里的“强盗”和“居民”,到底像谁呢?孩子们各抒己见,心里都有数着呢!如果我们是“居民”,如何对待“强盗”?如果我们是“强盗”,又如何看待自己?也许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清晰地回答,但一个好故事带给了孩子,那么故事里人物的“行”与“思”就给孩子埋下了种子。

而张嫚老师带来的《时代广场的蟋蟀》,藉由一只从乡下来到城里的蟋蟀柴斯特的故事,探讨友谊、天赋,乃至城市与乡村的问题。对于中段的学生,可以不停留在表演而进行较深刻的探讨了。而故事,永远都是跟我们自己有关的:你的身边有没有“塔克老鼠”?柴斯特对于“时代广场”及时代广场的人们,有怎样的意义?柴斯特对于你——一个阅读它故事的读者,有怎样的启迪?“时代广场”就是繁华热闹的西安,“乡下”就是终南山,这两个地方是永恒的文明中必然存在的一对矛盾。

许多在现场的老师,都在观摩《小王子》一课时湿了眼眶。一本足够好的书,老师真诚地读——不止用头脑去读,更用心灵去读。那么,它一定也能打动孩子。其实,这本书恰恰在讨论着什么是“大人”、什么是“孩子”。所谓的“大人”,因为种种原因,变得虚荣、自我中心、教条主义,比如只能看到价格,比如一栋房子多少法郎;而“孩子”,还没有变得厌恶尘土而渴求黄金,他们看到房子本身的美丽,窗口的天竺葵和屋顶上的鸽子。这样的共读,又何尝不是教学相长?师生围绕着经典,向伟大事物打开自我,一次又一次擦亮彼此的存在。

“‘整本书共读’课程”,意味着什么?至少,它并不只是一堂课,也不只是一本书。河南的丁红瑞老师在龙美小学带着她的学生们读了《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后,写起了属于自己的《新月小镇》的故事(此处已链接相关微信);高新六小在西安这个“时代广场”唱着自己清新的歌,成为“全人之美‘整本书共读’课程全国教学研究基地”;山西的王琼带着学生阅读、飞翔,自己的生命也由此不断蜕变……

正如王尔德所说,“不是艺术模仿生活,而是生活模仿艺术”,通过共读,我们把伟大经典的镜像与反思带入生活,汇聚一切的美好,于是我们便也成了美好本身。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aoming7.com/view-1777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