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灵魂

来 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9-06-09 移动版

  喜欢那些痛而不言,笑而不语,孤而不苦的人,喜欢那些会享受孤独与寂寞的人,喜欢那些能静静奔跑在风雨飘摇中的人,更喜欢那些能默默奉献光与热的人,在这些人身上,我看到了身与心的合一,感受到他们灵魂的高贵、心灵的圣洁,以及嗅到了幸福的味道。

  曾看到一句话:幸福,就是灵魂的香味。美好的人之所以美好,并非生得如花般千娇百媚,而是因为有一颗纯善的灵魂,有一双清澈的眼睛。

  毕淑敏说,所谓幸福,就是灵魂的成就。周国平说,所谓人生的圆满,就是将命照看好,将灵魂安顿好。而我也觉得,人与人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灵魂与灵魂的区别。

  活到一定年龄,忽然就感觉灵魂苏醒,突然就想要向内求索,突然就觉得没有比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更令人落寞与空虚的,总感觉众生喧哗,使得如影随形的灵魂无处安放。

  何处是飘乎不定的灵魂安放的地方,何处是漂泊游离的灵魂靠岸的港湾?

  其实,一个灵犀相通的爱人足以慰寄风尘,一个坚定的信仰足以聊慰心灵,一处安静的庭院足以寄放流离失所的灵魂,甚至一朵花,一株草,一片镶嵌着时光印记的青苔,都足够暂寄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我知道自己,总是喜欢赶在黎明喷薄时,就将人身融入幽微的晨色中,是因为想让灵魂跟我一起上路,去无心地做一些事,去全心地赏赏朝霞,去安然地听听风声,因为,唯有灵魂漫过的地方,生命才显得格外葳蕤与澎湃,内心的柔软才能毫无防设地倾泻而来。

  我也知道自己,为何爱上文字,为何耽于音乐,是因为灵魂别无居处,唯有在文字中寻求依托,音乐中寻找慰藉,文字是内心深处的独白,音乐是灵魂最缱绻的吟唱与起舞。

  我多想,以最纯情的目光,以最深情的眷恋,把这一生过得如天地清明,把每一个日子过得寡淡笃定,把每一份善念与热情洒满畅想的心岸,让灵魂如白莲花纯然不染粉尘。

  我亦多想,能在日将暖花将开的早春遇见你,而不是在暮春的黄昏。如此,我是不是就可以将每一天视作春天来过,是不是就可以发现镜子里的自己一天比一天美,是不是就可以与你共朝朝又暮暮?

  我一直相信,女人最高级的化妆是灵魂的优雅,而灵魂的高贵与美丽是源自爱的滋养。我也一直深信,寄放灵魂最安妥最幸福的地方,就是爱人的臂弯以及心房。

  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把最深沉的秘密藏在那里;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伤口,把最殷红的鲜血涂在那里;每个人都有微笑背后的一行眼泪,把最心酸的委屈汇在那里;每个人亦都有一腔熊熊燃烧的烈焰,把最灸热的柔情放在那里。

  而,这样的死角唯有懂得的人才能走进,这样的伤口唯有相爱的人才能治愈,这样的眼泪只有心爱的人才能拨动,这样的烈焰只有灵魂相似的人才能点燃。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像花儿那样盛开,像草儿那样无争,像鸟儿那样歌唱,你一定是找寻到了灵魂深处的共鸣,寻觅到了灵魂栖息安放的地方。

  如果来生,你若寻不到我,就请将一株植物,或一个小动物,,或菩萨前一朵青莲,视作是我吧,因为,我将灵魂寄放在那里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aoming7.com/view-1771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