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有些女子

来 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9-06-09 移动版

  一直有些女子

  一直有些女子,她们永远行走在人群之外,永远是和现实不合拍的,,如天地间那棵突然冒出来的植物,或者不挺拔,或者不成材,可是在旷野中,却那样骄傲地生长着,生命力极强。

  越来越喜欢那种特立独行的女子,她们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她们按照自己的意志,顽强的活着。那天,当一个女子对我说:我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瞬间就喜欢上了这样的女子,这种力量,来自于对生活的参悟。

  特立独行的人,必定有自己独特的根基。这样的女子,刚开始接触是不太喜欢的,总感觉清冷了一些,在后来的日积月累中,才懂得了她们的好,沉积于心胸的度量,包纳了对事物的热情和冷漠。她们,对生活对感情,都会释放出无尽的能量,对不相干的事,会淡到极致。只是,这种女子,不多。

  因为我们习惯了纠缠于日常,大多时候在和平常较劲。与别人比较,与自己计较,于是,快乐越来越少。到后来,才发现这些计较耗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而真正有意义的事,做的太少。渐渐的,就流于世俗了。

  特别欣赏那种独自走远方的人,一个人需要很大的勇气让自己孤独。寻找热闹真的很简单,寻求孤独真的很难。能与自己好好相处的人,才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那些有着某种特质的人,都成了让我们难于忘怀的人。不管是好还是坏,我们都会记得。当时只道是寻常,后来却爱上了这种女子。

  女人都是一本耐读的书,封面的精彩不重要,主要是内容能引人入胜。与那些能带给我们值得学习的人交往,这样,一本书,才会写出好的断章。

  友人发过来几张图片,对我说,书卷,这是白色的野玫瑰,刚从山里带回来的。是的,山上开满了这种白色的小花,我原本是不知道这些花叫什么名字的,曾经好奇的问过几个人,都说不知道。突然知道了它们叫白色的野玫瑰,很是惊喜。那些花,一丛一丛的开在带刺的藤上,白色的野玫瑰。

  自从写字以来,大家都叫我书卷,真实的名字倒是已经很少有人叫了。我喜欢熟悉的朋友和陌生的文友,那样自然的叫我,书卷。就感觉这名字与生俱来刻在我的骨子里,那么妥帖。

  那些像白色野玫瑰一样生长在郊外,开在荆棘中的女子,特定是醒目而耀眼的,不管它是多么微小,当它开了,就不容忽视。就像那些少之又少的女子独特而有味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aoming7.com/view-177171-1.html
上一篇:我为什么要写作
下一篇:春天的色彩